189、第一百八十九章
0.01秒记住本站域名 [5200xiaoshuo.com]

    从玉阳子称呼郭世宗为郭师, 就知道在玉阳子心里是十分敬佩郭世宗的。不过即使这般, 白得得还是点了点头,“是, 我的目标就是想成为玉山书院炼器堂新的堂首。”

    玉阳子笑道:“好, 果然是后生可畏,那好,老夫就静待姑娘能入住我炼器堂了。”

    玉阳子说完这番云山雾绕的话之后就让石嘉善将白得得送了出去。白得得脸上还有些懵, 不明白玉阳子是个什么意思, 这是暗自表态欢迎自己取代郭世宗?可是为什么呢?

    白得得很自然地会想到神血。

    虽然容舍对那滴神血很看不上眼,但是公允地说,它的确有价值和一个炼器堂堂首的位置相比较。

    石嘉善看着白得得脸上的迷茫,心想她的心思还真是浅白好猜。这样的人如果坐上炼器堂堂首的位置其实也不错, 至少好控制。如果白得得真能称为堂首, 而他又能赢得她的芳心的话, 那炼器堂就牢牢掌握在他手里了,下一任院长选拔时, 石嘉善胜出的几率就会高出很多。

    于是石嘉善对白得得又倍加殷勤起来, 亲自将她送到了斗器台边上。

    此时裘其利已经等在台上了,白得得朝裘其利行了一礼,  “裘前辈。”

    裘其利点了点头, “白姑娘。”

    白得得没想到能得到回应, 裘其利可真算是有史以来炼器堂夫子里对她态度最好的一位了。

    她却是不知道,这完全是“神血”让她水涨船高。能从秘河开出神血的人,必然是“神眷”之人, 这样的人绝对是各大势力都争相拉拢的对象。

    玉阳子更是让人把白得得的底都翻出来了。说是来历成迷,突然就出现在了瑶池域,而当初她还在得一宗的时候,更是被称作“神女”,号称可以和神沟通。

    当时自然是没人信的,只当那是得一宗宣传的噱头,但现在联想到“神血”,白得得的脑袋上就罩了一圈无形光环了,由不得裘其利不高看她两眼。

    但是这件事,已经被玉阳子封口,只限玉山书院少数人知晓,因为他一定要拉拢白得得,而不能被其他人给抢先。

    白得得登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,放眼看了看四周,石嘉善朝她又笑了笑,笑得颇为风骚。

    白得得只好又收回眼神,定定地看着自己面前的炼器炉。这炉子本来上次她就打算弄破的,结果“霸枪”出来都没能戳破,以至于白得得都差点儿被忽悠,以为真是了不得的东西呢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容舍给她解惑的,哪怕再凶险的兵器出炉,可以噬主,却不会弄破“母胎”,也就是这炉子。

    白得得看看眼前的破炉子,再看看裘其利,这老头只是坐在那儿,就给她很强大的威压,让人觉得他仿佛一座太阿山般无法撼动。

    白得得垂眸敛神,稳定心神,她还是第一次遇到一个炼器师能给她这样的感觉,可见裘其利能称为炼器堂第二把手不是没道理的。从他身上,白得得仿佛看到了郭世宗的影子,只是不知道那位堂首真正释放威压的时候,会给人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今次主持比试的依旧是西山书院的廉煌,他上台道:“在今日比试之前,白姑娘和裘尊者的高徒如一姑娘分别进入了瑶池秘境,约定以她们在瑶池秘境所获之材料作为今日比试之材料,现在有请如一姑娘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如一的名字,全场就轰动了。她是瑶池域第一美人,而且素来神秘,即使在玉山书院,见过她的人也不多,却没想到今次来看炼器比试,尽然能瞻仰第一美人的风采,周围的年轻修士,乃至一些老不修可都兴奋了。

    如一今日穿的是一袭幽兰紫的衣裙,简简单单,衣袂飘飘,仿佛一团天变的紫云般飘落在斗器台上,风姿、仪态的确是无可挑剔。比起白得得的华丽而言,她算得上是清丽而幽秘了,带着动人的神秘感。

    一出场就让全场的人都鸦雀无声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并非是白得得不及如一,只是再美的脸多看几次,惊艳感就会减少,这些来看斗器比试的,见惯了白得得也就不觉得稀奇了。

    对于男人而言,永远是新鲜感比美貌更重要。

    不过也有人看着两大美人同场,意外的发现,白得得居然一点儿不输给如一,光艳更是胜出如一三分,心里不由捉摸着,下一次玲珑盘投票,得换人支持了。

    然而如一的出名可不仅仅只是因为美貌,她的气运在整个瑶池域都是数一数二的,可以说比她的美貌更出名。

    这是白得得亲身体验过的,她如果不是神眷之人,在如一面前真要碾压成渣渣。

    “好,烦请两位将在瑶池秘境里所得的炼器材料取出来。”廉煌道。

    在这件事上,白得得和如一都是发过神魔誓的,自然不会做假。

    白得得和如一互相行过礼之后,都看向了廉煌。

    “就从白姑娘开始可否?”廉煌道。

    白得得点了点头,拿出的第一样材料是魔力菇。这东西一拿出来,就差点儿被人笑死,因为魔力菇在瑶池域是很寻常的东西,遍地都是。

    即便是如一都好奇地看了白得得一眼,不过别人或许会觉得白得得的气运不好,但如一却不会,几千年来多少人想在秘河边找到那滴神血,最后却被白得得拿走,气运不可谓不好,这样的人绝对不可能是因为气运不好才将魔力菇拿出来的。

    相对而言,如一拿出来的却是日晶。日晶一出来,就震动了不少人。这东西非常稀少,加入任何法器中都能提高品质。

    白得得倒是不羡慕,她也有日晶,可惜不能拿出来,因为那不是在秘境中得到的。她取出的第二件材料是碧波菜。

    这碧波菜是来灵湖的特产,而来灵湖也位于瑶池秘境之类,进过瑶池秘境的人很多都留下过传记,是以后人才能知道。

    这碧波菜一出来,可是引发了哄堂大笑,有那嫌热闹不够大的人高声喊道:“白姑娘这怕是饿了,不想炼器,想做菜吧?”

    然而如一看到碧波菜的时候,眼睛却是一眯。碧波菜在秘河那个空间里可是没有的,这岂非意味着白得得曾经进过两个时空?如一想不出这是怎么办到的。她却是不知道,白得得可不止穿梭过两个时空。

    如一取出的第二件材料,乃是金砂天蚕王丝。天蚕王一年只能吐丝一寸,可见其珍贵,引得无数人抽冷气。

    白得得取出的第三件材料好歹是给她争回了一地儿面子,乃是龙化铁精。这铁精顾名思义,传说乃是龙皮所化,也不知真假。更重要的是迄今为止龙化铁精只存在于图典里。

    廉煌看到白得得取出的铁精时,都一时没能看出来,倒是石嘉善先认出来,“这是化龙池的龙化铁精?”他看着那块细长的铁精问。

    白得得点了点头。她在化龙池的那处空间里还遇到了一条龙,不过白得得不怎么怕那龙,毕竟龙蛋她都吃过不少。看到化龙池的时候,白得得就已经想到看能否找到龙化铁精了,本来已经做好要打一场硬仗的准备,结果那条胆小龙,看到白得得就自动退后一百里,任由白得得在湖底慢悠悠地逛着,把龙化铁精拿走了才出来。

    石嘉善侧头对玉阳子道:“爹,我记得有关化龙池的传说里,不是说那儿住着一条已经是半步破虚的黑龙吗?白得得怎么拿到的?”

    玉阳子道:“看来这位白姑娘是扮猪吃老虎了。”

    石嘉善回头再看向白得得,眼里势在必得的光就更盛了些。对他而言,只觉得不管怎么说,白得得总比如一更好上手一些。

    而如一拿出的第三件材料比白得得的龙化铁精也不遑多让,乃是千年噬魔草,几乎是虽有魔修的克星,若是加入法器中,对魔修可是极大的克制。

    紧接着就是圣级材料大比拼了。

    白得得拿出的是火焰果、冰灵珠、朱雀精元……那朱雀精元也是白得得走狗屎运拣的现成便宜。四神兽之一的朱雀是和白虎血拼,两败俱伤后被白得得挖走了精元,当然那白虎的眉间血也被白得得收集了。

    而如一拿出来的是,连理枝、玄龟甲、万年石钟乳等等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皆是平时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,寻常修士一辈子能遇到一种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,结果白得得和如一就跟自家地里长的一般,一件一件往外掏。

    真叫是人比人气死人,那围观的修士里,当场就有心灰意冷,回头就出家当了和尚的。祈求这辈子能多积点儿的功德,下辈子重新投胎,能气运当头。

    怨不得曾经有大能说过,修士世界最大的努力敌不过天赋,天赋敌不过气运,气运才是飞升的第一要素。

    饶是廉煌这样的大佬看了那些宝贝都眼红,转身朝裘其利道:“老裘,你果真收了个好徒弟。”

    而裘其利心里也是这么想的,他要不是有个如一这样的徒弟,即使是他自己进入瑶池秘境也不可能拿到如此多的圣级材料,结果就只能被白得得给碾压。

    实际上这之前,裘其利让如一出场,是为了让白得得知难而退的。理想中的情形应该是如一拿出这些宝物之后,白得得自惭形秽而甘拜下风,他也就不用下场比试了。结果现在看来,这一步棋实在是太险了。只要白得得拿出神血来,他就只能认输。 </p>